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过路阴阳

作者:捂脸大笑 时间:2021-02-28 09:58 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三教九流 阴差阳错
一个以行骗为生的神棍遇上真天师的故事。
  现代都市文,三教九流、风水道法、怪力乱神
  天师攻x神棍受,竹马变天降,相逢不相识,强强1v1
  内容标签:强强 三教九流 灵异神怪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阳、张修齐 ┃ 配角: ┃ 其它:三教九流、风水道法、怪力乱神

  编辑评价:
  旧时代里开卦摊、测风水、批八字的江湖骗子被人称之为金点先生,如今这批骗子又改头换面干起了“咨询”事业。魏阳正是这神棍大军中的一员,还是个彻彻底底不相信怪力乱神,坚持唯物主义自然观的“专业人士”。然而这个嘴上从来没有真话,把演戏当人生的小神棍却遇上了一个怪力乱神缠身又掉了枚魂魄的龙虎山天师……
  作者用极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展现出了一个充斥着三教九流和怪力乱神的现代都市,小八门、金点先生、尖盘腥盘,设定自成一体又别具风格,考据亦真亦假,更是让剧情精彩纷呈,带领读者走进那个充满真实感的光怪陆离世界。
  
  第1章 楔子 上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一钩月牙儿浮上树梢。今夜的月亮跟往常不同,色泽暗红、月晕朦胧,如同隔了一层毛玻璃般看不清轮廓,在寂静中透出几分阴森。淡淡的红月照耀下,乡野之间的村落显得异常安静,大部分人家都已经关门闭户,唯有几家还亮着灯火,只是这星点灯火似乎也显不出什么人气,反而带着一种诡异的静谧。
  一只圆头圆脑的黄斑狸花猫跃下了院墙,四爪轻巧的踩在石板路上,沿着每日巡视的路径向村外跑去,这是它每天必经的小道,熟门熟路,不带半丝犹豫,然而当路过村西那栋独门而居的小院时,它足下突然一顿,如同过电一般炸起了浑身毛发,身体半拱,喉腔中发出刺耳的惨嚎。
  猫叫声划破了寂静,若是往常,该引来一片犬吠,然而村落中依旧无声无息,夜色如同沉沉帷幕,掩蔽了整个村镇。渗人的惨嚎绵长不休,让人心底生出深深寒意,这时,远处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来晚了。”
  只见小径尽头,两道身影快步向这边跑来。为首的是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面容儒雅、身姿矫健,肩头硕大的旅行包也不影响他健步如飞,后面跟着的则是个孩子,大约7、8岁模样,身形还没长开,但是步速不逊于前者,紧紧跟在男人身后。
  似乎听到了人声,那只猫扭过头,竖瞳缩得如同一条细线,散发出绿油油的凶光,背部一弓就扑了上来,男人眉头一皱,随手掐诀,从指尖弹出什么东西,落在猫儿双眼正中,黄猫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半空落下,就地打了个滚,像是突然恢复神智,呜咽一声向村外逃去,转瞬便没了踪影。那人并不在意野猫的去向,随手把旅行包递给身后的孩子,低声嘱咐道:“小齐,你在门外等着,不要乱走,我进去看看情况。”
  那男孩跑的有些气喘,但是依旧稳稳接过袋子,端正的小脸上满是严肃,认真点了点头,男人微微一笑,安慰似的摸了摸对方发顶,转身走进院中。
  此时小院正中的房间里还亮着灯,瓦数不大,灯泡像是电压不足般微微闪烁,就着模糊的灯光,男人大致扫了一眼院中情形,这院子大概有二十来平米,并不很大,几只半人高的水缸挤在一起,不少都盖着盖子,隐隐有化学药剂的刺鼻味道从中溢出。不远处的墙角还堆着小山似得的青铜器皿,有几只圆鼎滚落在地,鼎身上覆着厚重的斑驳锈痕,像是刚刚出土的古物。只是比起正经的古董,这院里的青铜器显然数量太多,造型也太过相似,一眼就能看出是量产做旧的假货,男人只是在院里一扫,就从袖中抽出了两张符篆,屏住呼吸,推开了面前的房门。
  木门发出了吱呀一声轻响,一股腥臭劲风迎面扑来,快得看不清来者身形,男人毫不迟疑,手上一扬,两张符篆飞了出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东西倒弹了回去,符篆无火自燃,绽出赤红火焰,男子身形一晃,一柄不知从何而来的桃木短剑出现在掌中,蹬蹬踏前两步,他单膝跪地,狠狠把木剑插入地板之中。就算是乡间,这屋里用的也是实打实的水泥地面,然而此时木剑就像切开豆腐一样轻轻松松插入七寸长短,随着这动作,更大的爆炸声响起,如同凭空打了个闷雷,天花板上悬着的灯泡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炸裂开来。
  没了灯光,那男人并不惊慌,只是轻轻喘了口气,站起身来,凭着朦胧月色打量了一下房间,他快步走到书桌前按下开关,雪白的光线从台灯中溢出,也终于照亮了屋内情形。只见客厅中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身上遍布血痕,惨白的脖颈上有两个乌青手印,头颅不自然的垂在一旁,显然是掐人者力道太大,扭断了她的脖子。男的则缩在墙角,四肢扭曲,五官移位,眼角睁得太大已经迸裂,几道污血顺着耳孔滴落在地,法术的余威还在他身上波动,让尸身有些抽搐。
  只看了一眼,那男人就明白这是个凶煞冲人的死局,轻轻摇了摇头,他快步走到桃木剑旁,把一张黄符拍在地板上。不一会功夫,空白的米黄色符纸上显出几道扭曲印记,像是有什么东西凭空涂抹了一番,眼看符篆成型,男人拔出木剑,在符上一划,符纸无火自燃,转瞬变成一撮细灰。随着这蓬小小的火焰,房间中也有什么东西烧了起来,那种隐含腥臊的污浊空气被烧了个干净,还在颤抖的男尸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浓浓的血腥味儿。
  处理完一切,男人站起了身,刚想寻找引来这次灾祸的缘由,院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心中咯噔一下,男人飞身向外冲去,只见刚才还站在院外的男孩已经走到了院内,正蹲在一只歪倒的水缸前,不知在看些什么,他心头不由生出一阵焦灼:“小齐,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咦?这孩子是哪儿来的?”
  只见面前不大的水缸里钻着一个孩子,年纪很小,估计只有3、4岁光景,长相十分可爱,然而此刻他正双手抱着膝盖死死窝在缸底,一双眼睛睁的老大,黑黝黝没有半分神彩,只是傻愣的看着缸外两人,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失了魂。
  男孩飞快答道:“我刚才占了一挂,查到这边有生气,他没被冲身!”
  “这种凶煞之地怎么能卜筮,不怕引来邪气吗!”没想到这小子会自作主张,男人不由训斥了一声,又皱了皱眉,“估计是那两人的儿子,不知看到了多少。”
  毕竟是父母遇煞又自相残杀的惨剧,看着这小孩畏畏缩缩的模样,男人心底也有些不忍,伸手想把他拉出水缸,谁知那小娃却不自觉的又往里缩了缩,避开他伸来的手臂。动作虽然微小,但是男人紧皱的眉峰稍稍舒展了些:“没有失魂,就是太害怕了。小齐,你试试看?”
  男孩毫不犹豫伸出了手,低声对那孩子说道:“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可以出来了……”
  这次那孩子倒是没躲,只是傻愣愣的望了回去。男人刚想再说什么,突然站起身来:“有人正往这边来,你呆在这儿,看着这孩子,这次可不能乱跑了。”
  没等男孩回答,他就径自向院外走去。刚才收拾邪祟时发出的动静的确不小,可是身边的村子里没有一人出门观望,反而从乡间小道上过来了几人,像是从邻村过来的,更罕见的是这群人没有用手电筒、应急灯之类的工具照明,反而举着几支火把,看起来颇有些兴师动众。领头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穿着干净整齐,颔下蓄着花白的胡须,本来应该有点高人风度,但是此时跑得太急,已经满头满脸的汗水,看到院外站着的男人,他像是吃了一惊,但只打量了一眼,就拦住身后队伍,高声喊道:“在下姓魏,家住隔壁魏家村。敢问这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因何鬼日登门?”
  今天是阴历七月七,鬼节。在城里人眼中这日子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乡下忌讳依旧颇多,别说平常时日了,这种残月当空,还是血月毛月的日子,根本不会有人深夜出行。可是这行人偏偏跑了过来,还举着火把避道,牵着黑狗防煞,显然是专门为院里的邪祟而来,能一眼看出自己不是寻常人,想来这老者也有些门道。男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开口说道:“龙虎山张氏,偶尔路过此地,发现起了凶煞,特地上门除煞。”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