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丹霄万里

作者:白芥子 时间:2021-03-01 10:36 标签:年下 狗血 HE 情投意合
太子坠马落崖、不知所踪,失忆后被他的皇弟恪王在众人眼皮子下捡回去藏了起来。而他这个野心勃勃的好弟弟,正是致他坠马的幕后黑手之一。
    朝堂之上风波诡谲、人心惶惶,恪王府中朝云暮雨、夜夜春宵。
    糊里糊涂成为恪王爱宠,直至记忆恢复,太子终于想起了所有事情。
    ※疯批病娇x闷骚假正经,年下
    ※攻受无血缘关系,攻非皇帝亲生子
狗血 年下 情投意合 HE

第1章 “本王给你取个名字,就叫,琳琅,如何?”
  「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归去。」
  时值白露,林中秋风飒飒、马蹄声急。
  青年丰姿秀逸,追赶着一头通体雪白的鹿,纵马疾驰而入。手中绳索甩出,欲要套住鹿蹄活捉,冷箭倏然而至。
  谢朝泠反应极快仰身避开,箭矢擦肩而过,身下马却又忽然发疯,厉声嘶鸣后不受控地甩蹄超前狂奔。
  谢朝泠用力一夹马肚、勒紧马缰,试图使之停下,疯马已冲出山林,尽头是悬崖峭壁。
  一贯处变不惊的眼瞳中浮现惊慌,身后有亲卫追赶上的喊声,终究慢了一步,谢朝泠连人带马,栽下山崖。
  “殿下——”
  东山行宫。
  乾明帝怒不可遏:“什么叫做不知所踪?!朕叫你们去崖下搜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已经一日一夜了,你们现在竟然告诉朕太子不见了!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害死了朕一个太子不够,还要害第二个,太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们全部陪葬!”
  “陛下息怒……”群臣跪地请罪。
  皇帝跌坐御座,双目通红,不断粗喘气。
  停松斋内,谢朝渊立在廊下,漫不经心逗弄檐下鸟笼中的雀儿,听人小声复述方才前殿里乾明帝的气言。
  “陛下果真气狠了,竟又提起了当年之事。”谢朝渊淡道。
  无人敢接话。
  五年前,先太子被冤谋反,被京卫军联合东山营围剿,拼死逃来这东山行宫,试图求见当时在这里养病的乾明帝陈述冤屈,最终没见到人,被逼得从东山围场后的山崖跳下,粉身碎骨。
  今日又是在这里,太子被放冷箭,坐骑发疯,连人带马掉落山崖,不知所踪。
  这等事情,任谁都不好想。
  谢朝渊放下逗鸟棒,立刻有婢女递上干净帕子,他慢慢擦拭手,忽然说:“听闻张少阳那小子今日又给本王送人来了?”
  “是……”内侍王让低眉顺眼道,“张郎君早上托人递话来,这几日又到了批南方来的美人,挑了几个顶好的,先送来殿下您这里给您尝个鲜,一会儿就会送过来。”
  谢朝渊皱眉:“这是在行宫里,让那小子给本王注意点,别招人眼了,尤其在这个当口,免得那些迂腐酸儒盯上了本王。”
  王让喏喏应下。
  廊外细雨溟溟,笼着庭中苍松。
  谢朝渊抬眼,侧脸俊美无俦,深邃黑瞳里隐有黯光。
  一刻钟后,乾明帝那边派人过来,说让谢朝渊去前头一趟。
  谢朝渊正喝茶,随口问:“父皇如何了?”
  传话内侍客气道:“陛下头疾症又犯了,叫了众位殿下一齐过去,殿下您去看看便知。”
  谢朝渊喝完剩下半盏茶,搁下茶盏,起身示意人伺候自己更衣。
  乾明帝已经回了寝殿,身披大氅、头绑抹额,面色不豫病歪歪地斜倚榻上。其他人都到了,谢朝渊来得最晚,他的停松斋本也离前殿最远,无人在意他。
  请安过后,谢朝渊自觉站到最末位,并不上前。
  乾明帝四十有八,儿子共七个,失踪的皇太子谢朝泠行五,是继后李氏所出的嫡子。五年前跳崖而亡的先太子却是元后嫡长子,先太子造反身死牵连元后与两位公主留下血书自尽,乾明帝一夜白头,从此头疾症缠身,迫于群臣压力且苦无证据,无法为爱子发妻平反,元后甚至只能以妃礼下葬。
  而谢朝渊排行第六,在众皇子中出身最低微,生母是西南边陲小国百翎国进贡的舞女,养母丽嫔张氏家中也只有个不入流的微末爵位,一家子都是纨绔,带着谢朝渊一起,亦是众皇子中出了名的不求上进。
  众皇子垂首而立,为首的二皇子恂王谢朝溶低声与乾明帝嘘寒问暖,乾明帝不知听没在听,浑浊却犀利的目光扫过众子,饱含猜忌怀疑。
  “太子掉落山崖,那匹马摔成一滩肉泥,太子人却不见了,你们可都听说了?”
  谢朝溶抢先说:“父皇莫要担心,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太子一定安然无虞,我已经叮嘱过舅舅他们,加大搜找范围,定会将太子平安带回来。”
  乾明帝并不理他,余的人俱没吭声。
  谁都知道最想太子有事的就是这位恂王殿下,恂王母妃赵贵妃是乾明帝嫡亲表妹,赵国公府树大根深权势滔天,又有乾明帝母后赵太后在,当年先太子之事就与他们脱不了干系,若不是乾明帝还算有些能耐,想方设法立了李氏为继后,这皇太子之位五年前就已经是谢朝溶的囊中之物。
  “林中突然冒出来刺杀太子的冷箭,这事朕已经安排了禁卫军去查,你们若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亦或是有什么线索,尽可告诉朕。”
  这就是在鼓励众子互相检举了,且这东山行宫和围场惯由东山营护卫,如今太子出事,乾明帝却派出禁军去查,搜找太子也另外加派了人手,摆明不信任东山营,盖因东山营历来掌控在几大世家手中,而这几大世家又隐以赵家为首,谢朝溶的舅舅、表兄都在其中任职。
  谢朝溶面色微变,很快又恢复正常,与其他人一道应声。
  之后皇帝又说了些有的没的话,再打发他们出去。
  走出皇帝寝宫,谢朝渊未与其他人寒暄,提步就走,被谢朝溶叫住。
  谢朝溶似笑非笑瞅着他:“六弟,我刚过来时看到有外头进来的马车往你那停松斋去了,还看到时常跟在你身边的张家那小子,怎么,他又给你送人了?”
  谢朝渊亦笑:“或许吧,二哥难不成也想要?我先看看吧,要是没有特别合心意的,就割爱给二哥好了,晚些时候再叫人给二哥送去。”
  谢朝溶噎了一瞬,他本想趁机摆兄长架子,数落谢朝渊几句不该沉溺美色玩物丧志,没曾想这小子会这么说。
  谢朝渊出身低微但长得好,相貌继承了八分生母的美貌,颇得乾明帝喜爱,且看着没什么野心就是贪玩,乾明帝对他不像对其他儿子那般防备心思重,他在乾明帝面前很能说上几句话。因着这个,谢朝溶一直想拉拢他,奈何谢朝渊这人看似好说话,实则油盐不进。
  谢朝溶干笑:“免了,这里是行宫,我劝你还是收敛些的好,尤其现在太子出了事,父皇正烦着,别再惹他老人家更不高兴了。”
  谢朝渊只是笑,并不接话,这副玩世不恭之态更令谢朝溶不快,偏又不能拿他如何。
  一同出来的老四谢朝淇讥诮道:“老二,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赵家舅舅和表哥他们要是找不回太子,你们倒是打算怎么和父皇交代?”
  谢朝淇一贯和谢朝溶不合,说的话丝毫不客气,只差没明说太子这事是赵家人搞出来的。
  这位四殿下原也是元后嫡子,五年前年岁尚小未被先太子之事牵连逃过一劫,但因元后下葬前被撤了皇后位,他的嫡子身份变得名不正言不顺,李氏入主中宫后,谢朝泠越过他被册封太子,要说有谁看谢朝泠不顺眼,他必然是其中之一。
  不过比起谢朝泠,谢朝淇更记恨的,显然还是当年有份参与构陷围剿先太子的谢朝溶和赵家。
  谢朝溶瞬间阴了脸,欲要教训人,被他的同胞兄弟七皇子谢朝沂拦住:“二哥我们回去吧,说好要去给母妃请安的。”
  谢朝沂将骂骂咧咧的谢朝溶拉走,谢朝淇在背后撇嘴:“蠢货……”
  老三谢朝浍早已离开,谢朝渊对他们的争执不感兴趣,转身就走。
  张少阳已在停松斋等候多时。
  谢朝渊进门,张少阳一脸狗腿谄媚的笑:“殿下,这几个您瞧着可还合意?您要是不喜欢,我再给您换几个新的来。”


上一篇:契约替嫁男妃

下一篇:行医在三国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