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小宝(《张公案》番外)(18)

作者:大风刮过 时间:2021-01-17 09:26:35 标签: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悬疑推理 短篇
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小的在窗缝里都看见了!都听见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大公子,小的知罪,小的该死,小的应该忍住的!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这个公主,带着那个纸条儿回去之后,真的就成了女皇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大公子后来听得这个消息,只望着西方淡淡地一笑:“真是个非凡的女子。”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后来这拜曼女皇派使臣来朝贡,感谢太后娘娘当年的恩情时,在信中又提到了大公子哩。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可大公子显得若无其事似的,听了,也就罢了,与当时推开公主时一样的云淡风轻。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离开偏殿,出了宫,又与虞玧、薛沐霖、温意知、刘浺一起吃酒。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席间虞玧笑道:“这回的案子,虽阿砚意知怪我和沐霖事先藏了事,但因此案,咱们难得像小时候一样凑在一处耍了一回,是不是得算我俩的功劳?”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刘浺道:“只可惜阿述还是不肯来,缺了一个。”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呵呵道:“节下我竟忘了,等明天补送一份肉丸子到他府上,看他能消了跟我的仇不能。”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薛沐霖叹道:“他仍是孩子心性,以后咱们这样一同淘气的日子怕是越来越少,得空多在一处玩玩,赌气作甚?”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温意知嘀咕:“小时候只抱怨老头子们成天满口朝务,忒是无趣,眼见着而今咱们进了朝廷,官服在身,竟越来越像他们。”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虞玧拍拍他肩膀:“哥哥同你说,等你把夫人娶进门,再收两三个,一进家一堆小萝卜抱你的腿请安,你才晓得什么叫沧桑。”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一笑:“听你们这话,着实沧桑。人在何时便行何乐,唧唧歪歪忆往昔感将来作甚?”举杯向天上圆月,“但有好酒明月,此身永是少年。”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另四人一起拍桌称是,擎盏共饮,直至天明大醉,方才各自归去。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第12章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八月十八,清晨,王砚策马来到衙门。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刑部门前道边的店铺小摊俱都开门了,喊冤报案及来一睹王郎中风采的人更多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仍不以为意,纵马径入大门。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甫一下马,有衙役来报,花市口的徐翁夫妇到衙门来求鹦鹉。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一挑眉:“他们不是不想要了么?”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案子结束后,王砚特意向太后娘娘讨了恩典,仍把灰鹦鹉小宝还给徐翁老两口。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不料小厮把鹦鹉送过去,徐翁夫妇却不肯要。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儿媳妇竟是个东瀛细作,鹦鹉还是儿媳妇杀人得来的,牵连两条人命,两位老人家一时有点拐不过弯儿,兼生膈应,怕这鹦鹉灰扑扑的,妨主,不吉利。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小厮只得把鹦鹉拎回来,王砚没说什么,将鹦鹉挂到务政房的廊下,陶尚书与孔书令并衙役捕快们隔一时就拿些果仁去逗它,都当它是刑部的鹦鹉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故衙役向王砚禀报两位老人家来讨要时,脸上的情绪很复杂。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那老两口说他们又想通了,没说几句,哭的跟什么似的,孔书令大人正劝着哩。”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绕过前厅,果然见屋檐下一角,孔书令等人正扶着两位老人家宽慰,老太太向着屋檐下挂着的鹦鹉喊:“小宝,小宝。”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鹦鹉扑扇着翅膀:“祖母莫哭,祖母莫哭。”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陶尚书怜惜又无奈地看着他们,再向王砚道:“鹦鹉牵扯的案子不算是刑部的,鹦鹉如何处置,你来定吧。”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问徐翁夫妇:“二位想要回这鹦鹉,是否已全无顾虑?恕我直言,谁都不能永远没病没灾。若仍觉得有点晦气膈应,与其到那时又迁怒疑心这鸟,不如现在算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陶尚书补充:“王郎中说话直了些。但确实是这个道理……二位再仔细想想?”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徐翁作揖:“多谢尚书大人与郎中大人屈尊教诲,小老儿与贱内俱都想明白了。”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徐白氏拭泪:“它是小宝啊,一个鹦鹉,它懂个什么?谁真喜欢它,它就真心待谁。话都是人说的,事也都是人做的,跟鹦鹉有什么干系?”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取下鹦鹉架:“既然二位这样明白了,请带它回去吧。”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二老喜不自胜,徐白氏捧过鹦鹉架,连声叫:“小宝,小宝。”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鹦鹉也扑翅:“小宝,小宝。祖母莫哭。”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陶尚书在廊下目送二老捧着鹦鹉蹒跚离去的背影,唏嘘曰:“人与万物,俱都有情。他们心里记挂着鹦鹉,终不能舍。鹦鹉何尝不思念他们?这几天,本部堂常常听见它喊‘祖母莫哭,祖母莫哭’。可叹其灵哉。”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怡然负手:“大人,不是它灵得成精,它嚷的这句其实是珊斯话,听起来像‘祖母莫哭’,真正意思相当于打马吊的时候喊的‘这把和了’。必是它以前天天跟着塔木沙赌钱学会的。前日作证与这几天衙役们逗它玩耍,总让它叼马吊牌九,故它总喊这几句。”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陶尚书沉默片刻,捋了捋须:“言语者,若不知其意,不过一声响尔。”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王砚又挑了挑眉:“大人教诲的正是,所以下官未曾说破。”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数年后,王砚的一名小厮偶尔经过花市,见徐翁夫妇,仍开着那间铺子。鹦鹉架依旧挂在门口,有个两三岁大的小娃咿咿呀呀跟那鹦鹉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一样十分可爱。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小厮过去问了声好,徐翁告诉他,那孩子是他们从一逃荒的老者那里收养的,本就指望这孩子承袭香火了,没想到他儿子又娶上媳妇了,媳妇已经有孕,不久家中又要添新丁。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徐翁笑眯眯地说着,一旁的小娃摇晃布老虎咯咯笑着对鹦鹉喊:“小宝,小宝,啊呜——”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鹦鹉开心地扑扇翅膀:“小宝,小宝!啊呜,啊呜!祖母莫哭!”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作者有话要说: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这篇番外在实体书中是以无昧和王砚的小厮各自讲述张屏与王砚查过的案件的形式出现的。穿插了一些讲述人的视角,我这次单贴了王砚的案子,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让它有独立成篇感。[羞嗒嗒]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另一篇张屏为主角的番外《中元魇》和第一部 实体书番外,以张屏为主角的《古刹夜话》(张屏和陈筹在这篇中相识),王砚为主角的《二世祖》仍是实体书独有。电子阅读平台咪咕、微信读书等地方可以看到。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没看过番外不影响阅读《张公案》正篇故事。ENwBL小说|耽美小说-腐小说
  这篇中我做了很多新尝试,可能会让读者大人们有不伦不类的感觉。感谢大家的包容阅读,敬请多多指教。

推荐文章

九重月明

被敌国君主关押后宫的日子

一行白鹭

太平长安

进错师门上对床

朕的后宫起火了

冷漠王爷的替嫁小郎君

小将军是位俏狼妻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小宝(《张公案》番外)

山海纪之龙缘

又一春

桃花债

上一篇:九重月明

下一篇:摄政王他又黑化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