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帝王的战利品

作者:灰谷 时间:2021-03-01 10:29 标签:甜文 重生 宫廷侯爵
第一世选了青梅竹马,热烈又率直的朱砂痣,扑街了;
  第二世选了高高在上,清冷高傲的白月光,还是Bad End了。
  每一世都没有活到及冠之年的小侯爷心理阴影很大,
  第三世决定谁也不选,专注事业线,同时好好孝敬下“亲生”的爹。
  没想到坑爹的老天爷居然让朱砂痣和白月光也重生了!
  ???
  自己到底是天选之子,还是只是一个战利品?
  修罗场已经很惨了
  为什么当成亲爹讨好孝敬了许久的皇帝忽然也不大对劲?
  说好的皇帝私生子呢?
  说好的对自己亲娘念念不忘所以终身不立后呢?
  冷面皇帝掐着他的下巴笑了下:“朕知道卿的心意了。”
  什么心意!我不是我没有!
  云小侯爷按着腰爬下龙床哭了,
  说好的战场上受伤不育只能过继龙嗣的呢……
  就一篇重生后吃吃喝喝顺便谈了个互相治愈恋爱的日常小甜文,不长,可能三四十万字这样,求别养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祯,姬冰原 ┃ 配角:预收《我的骷髅骑士》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侯爷大梦方觉,决定风流人间
  立意: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第1章 黄粱
  “黄粱终,宫中秘药,没有痛苦,据说吃了会让人沉浸在这辈子最渴望的梦,然后一睡不醒。”
  姬怀素盯着那素色药瓶,瞳孔猝然紧缩。
  “陛下,下决心吧,再拖下去,军中只恐生变。”
  姬怀素沉默许久,才缓缓道:“真的没有痛苦?”
  “每一位服下黄粱终的人,最后脸上都是带着满足微笑走的。”
  姬怀素又沉默了,只有他知道宽大袖子内他的手微微在颤抖。
  兴许是一盏茶,或者只是一瞬,他听到他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如此陌生而冷酷,仿佛那个下令的人不是他:“赐药吧。”
  阴沉昏暗的牢房。
  姬怀素缓缓走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逼自己来到这里。
  他已经得登大宝,整个天下在等待他。
  那些不合时宜、令他软弱、威胁到他的人,他就应该犹如一位真正的帝王一般,将那些东西置之身后,这本就是帝王的必经之道。
  狱卒浑身微微发着抖打开了锁,仿佛知道自己参与了什么了不得的场景。
  姬怀素迈入了天牢中。
  云祯蜷缩跪坐在牢房墙角,披着头发,身上十分狼藉,粗布囚衣褴褛破碎,大片肌肤露在外边,一直养尊处优的肌肤原本是晶莹白皙的,如今却满是青紫淤血,纤细的脚踝和小腿上有从腿深处流出来的蜿蜒的血。
  姬怀素有些震惊,他伸出手想上前触碰,又缩了回来,只能蹲下来,神色复杂,轻声叫他的小名:“吉祥儿?”
  云祯低着头,眼神涣散,却也并没有昏迷,只是垂着头睫毛一动不动,从侧脸能看到他嘴角开裂红肿,神情显然还不太清醒,但却诡异地笑着。
  姬怀素手指微微发抖,这一刻他竟然在想:他是在做美梦吗?他梦到了什么?
  云祯却忽然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仿佛还和过去少年时一样,他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纨绔少年。
  那些曾经年少时相互陪伴的日子忽然呼啸而至,历历在目,他嘴唇发着抖,低声叫了声:“云祯?”
  云祯唇角含笑,看了他一眼,脸上睫毛上都是脏污,但他仿若不觉,只是低低开口,声音沙哑到可怕:“姬怀素。”
  姬怀素身上开始发抖,但仍然勉强自己保持镇定,不顾云祯那一身脏污,上前扶住了他,他们之间,一直是年纪比较小的云祯主动赖在他身上,他从来没有主动抱过他。
  他要死了,眼前这个曾经目睹着自己一步步从默默无闻不受宠的藩王子到天下闻名的储君的少年,他要死了,死在自己得登大宝的前夜。
  姬怀素仿佛着魔一般地忽然想知道他在梦见什么,能够让他带着这样美好的笑容。
  是梦见和他在一起吗?
  和从前说过的一样,一个为英主,一个为名臣——我们要做一对流芳百世的君臣。
  姬怀素忽然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他看看到了什么:“吉祥儿……你梦到了什么?”
  云祯忽然又轻笑了一声:“黄粱终是假的。”
  姬怀素一怔,完全没想到忽然会听到这么一句话。
  云祯笑得很开心:“这个姬氏代代相传的秘药只是会让人脸上肌肉僵硬,看着像笑一样而已,其实服下很痛苦,五脏仿佛被火焚烧一般,但是全身都动不了,如同坐在地狱红莲业火中,等自己被烧成灰烬。”
  他看向姬怀素,目光是平静却又带着嘲笑,仿佛从前捉弄姬怀素成功一般的促狭。
  姬怀素低头,整个身子仿佛秋风里的落叶一般瑟瑟颤抖:“我让御医来给你看看,好吗?”
  云祯眼神正在加速涣散,他很努力地说话,一直带着微笑,但其实他已经没有力气,在姬怀素听来,那已经是呢喃一样的低语:“但是我确实是在做一个美梦……”
  “我梦到我重生一世,这一次,我不再选择你。”
  “真是一个美梦啊。”
  他低低喟叹着,眼睛大睁着仿佛真的沉浸在美梦中,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就那样绝了气息,带着满身的脏污。
  姬怀素抱着他,全身发着抖。
  他知道,至此一生,他将不会得到安睡。


第2章 老兵
  云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全身热得厉害,仿佛仍然还在那烧尽一切的红莲业火中。他伸出手去想揭开被子,却被人按着道:“哥儿还发着烧呢,让他们回吧。”
  有人在禀报:“老兰头倔得很,说公主照应了他们半辈子,临走前一定要给哥儿磕个头全了礼儿。小的想着,公主和侯爷在世的时候,极给他们面子的,如今临走了,总不能这点儿面子都不给,怕他们出去乱嚼舌根,对咱们侯府名声也不好。”
  女子的声音有些不耐烦道:“行了,让他们在院子外边磕个头尽了礼儿,紧着快打发了吧,每日嚼裹不少呢,都赏了多少了,仍不知足。”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有脚步声,云祯感觉到了一些清醒,听到外边有个刚劲声音在高声道:“哥儿!我们今儿要回乡了!给哥儿磕个头,愿哥儿今后诸神庇佑,一世平安,百病不生!”
  身旁女子声音道:“行了,头也磕过了,回吧,仔细惊了哥儿。”
  云祯忽然意识清醒了,猛然坐了起来:“老兰头!”
  他身旁的女子连忙按着他道:“没事吉祥儿,你好好歇着,我马上打发他们走了。
  云祯满头是汗,转头看了眼她,一时却有些茫然:“青姑姑?我要见老兰头!”他挣扎着下了床,就往门外冲,丫鬟婆子们忙忙地叫着:“哎哟小祖宗,您还发烧呢,怎么就下床了?”
  云祯却喊着:“老兰头!”
  外边那声音喜出望外:“祯哥儿!”
  青姑看拦不住哥儿,只得道:“罢了,哥儿心善,快拿了伞拿上那大毛的披风过来,让哥儿道个别吧。”
  云祯裹着大毛披风就迈出了门槛,看到院子里乌压压跪了一群男子,看到他出来眼圈都红了:“哥儿!这下着雪呢!仔细吹风病又要加重!回吧!老头子们今儿都回乡了,哥儿以后好好照应自己。”
  云祯腿有些软,却忙着扑上前去拉老兰头:“不要走!我不要你走!你们都不要走!阿娘说了这公主府永远是你们的家!”
  他眼睛漆黑带着泪意,雪白貂裘上的锋毛簇拥着小小一张苍白的脸上,脸颊上透着潮红,老兰头心疼坏了,连忙上前扶着他的小少爷:“哎哟我的哥儿唷,你这是要折煞老奴了,公主仁慈,养了我们这许多年,如今公主侯爷都不在了,我们这把老骨头帮不上哥儿的忙,何苦还在这里浪费米粮医药的,再说了年老思乡,落叶归根,我们也该回乡去看看了,府上厚赐了许多路费,哥儿不要担心我们。”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