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越之仙缘

作者:祎庭沫瞳 时间:2021-02-27 10:30 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兽人 修真
初瑾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小心穿越到了兽人大陆,然后被很顺利地认成了亚兽人……
  对于这份机缘,初瑾看在这里灵气充裕,又有一只好看的兽人的份上,还是愿意留下来的。
  至于资质不好,灵根不明?他都习惯了。
  而且就算要回家,他也得带上他的兽人才行。
  后来,他的兽人失控了,他用了禁术让两人命系一体,从此主从、伴侣,永不分开。
  初瑾:说好的任我欺负,任我调戏呢?!(╯‵□′)╯︵┻━┻
  夙衡:那时候我还小,长大了自然要欺负调戏回来。づ ̄ 3 ̄)づ
  1.这是一个齁甜的互宠文,主受,1V1,HE。以骄傲掩饰孤独的外冷内热强大忠犬攻x一言不合就怼人的外热内冷护短受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瑾;夙衡 ┃ 配角:潜律;初念尧;宇文凉…… ┃ 其它:修真;兽人
  一句话简介:一言不合就怼人


第1章 突然穿越
  雨从昨天傍晚开始下,到今天清晨五点也没有要停的趋势。山地间一片湿滑,倒是盛夏翠绿的叶子被浇灌得更加青翠了。
  初瑾匆匆吃了点早饭,就带上斗笠穿上蓑衣从山洞出发了。他要趁早将剩下的一百株幽蔷草采完,这样他就可以尽快回去交任务了。
  幽蔷草怕雨,被雨水浇灌时间长了,会腐烂,那样的就没用了。等它再长出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所以初瑾要赶在它腐烂前尽快采集,好在他的储物袋是能保鲜的,幽蔷草就算还带着雨水,也不至于变质。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了。
  雨水冲下了不少碎石,让原本就不太明朗的山间小路更加难走。初瑾抬头看了看这鬼天气,心里不禁叹了口气。他现在只有炼气期三层,接到的任务也基本就是采集之类比较简单且危险性很低的。当然,贡献点也很低就是了。不过这原本没什么难度的任务却遇上这么个天气,而且这雨还毫无停止的迹象,实在是有些难为他了。
  收回视线,继续寻找,斗笠遮住了初瑾精致的面容。初瑾的个头大概有一米七八,皮肤白皙,身形偏瘦,眉型就男性来讲有些偏窄,也不浓密,但好在整齐好看,少了些英气,多了些温和。一双大而好看的桃花眼似乎总是含笑的,瞳色近似琥珀,也让他的眼神看上去不是那么犀利。略窄的鼻翼显得鼻梁更加高挺,略薄的嘴唇带着天生上扬的嘴角,看上去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而最显眼的要数他眉心的一点朱砂痣了。这个遗传自他的爸爸,只不过他爸爸的朱砂痣长在胸口,而他的则长在了眉心。
  林间光线不佳,初瑾翻找的仔细,两个小时过去了,倒也找到了十来株。
  拿出装水的竹筒,里面是出门前爸爸特地为他准备的固元水,初瑾喝了几口,就听到一阵细碎的声响。
  开始初瑾以为是兔子或者野鸡之类的路过,身体刮蹭了叶子发出的声音。但声音越来越近,速度似乎也越来越快,而且这种细碎又清脆的声音并不像叶子抖动发出的。
  初瑾这才发觉不对劲,抬头向声源方向看去,就看到山上的石子混着泥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他站的方向滚落坍塌下来。
  初瑾也顾不上什么幽蔷草了,将木筒往储物袋里一丢,就开始往山下跑。任务完不成就算了,命可不能丢了,他虽然没给父亲和爸爸争过什么气,但还是要给他们养老,好好尽孝道的!
  初瑾跑得不慢,但山体滑坡的速度更快,而且声势越发浩大,就连一些根基较浅的树木都被连根推倒,裹着山石泥土一起滚了下来。
  速度和耐力向来都不是初瑾的长项,没几分钟,初瑾就被滚落的山石追上了。随后又被一根随意缠绕的藤条绊倒,跟着泥石一起滚下了山,失去了意识。
  等初瑾重新恢复意识,就感觉到有人在给他喂水。他觉得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又说不上来具体是怎么回事。手脚有点疼,困乏无力,费力地将眼皮睁开一条缝,隐约看到给他喂水的是个男人,样貌看不清,但衣着似乎很奇怪。费力地咽下几口水,下一秒初瑾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初瑾再醒来,天色已经发暗了。
  外面有些吵,初瑾皱了皱眉,就听一个公鸭嗓的男人说道:“你没权利关着一个亚兽,你应该把他交给部落!”
  随后一个有些冷清的声音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关着他,等他醒了,一切由他自己决定。”
  作为一个声控,初瑾是真的被这个冷清的声音吸引住了,让他觉得性-感而有磁性,忍不住想多听那人说几句。
  公鸭嗓道:“我看你就是想禁锢亚兽,你知道不会有亚兽或者女人看上你,所以你就想骗一个外来的亚兽当你的伴侣。”
  冷清的声音说:“我要说的已经说了,就算你找族长来,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公鸭嗓冷哼了一声,“那到时候亚兽要离开,你不能阻拦,也不能用卑鄙的手段。”
  冷清的声音没有再回话。
  “我们走。”公鸭嗓说完,就响起了杂乱的离开的脚步声,显然公鸭嗓不是一个人来的。
  初瑾并不知道他们的对话是什么意思,但就直觉上,他觉得公鸭嗓并没有什么善意,至少初瑾并不喜欢公鸭嗓的语气,有种颐指气使的味道。
  没再去想公鸭嗓的问题,初瑾打量起了这间屋子。
  仔细一看,初瑾才发现这里其实并不算是屋子,只是一间帐篷而已,而且十分简陋。
  帐篷面积不大,有点闷热,角落里堆着一些石碗石锅之类的,另一边堆着一些柴禾,除此之外,这里就再没有任何摆设了,不是一个“贫瘠”可以形容的。
  初瑾用手摸了摸身下的床,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地铺,最下面铺了什么他并不清楚,但他身下是一层干草,还挺细软的,并不硌人。
  摸完了简陋的床,初瑾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
  脚踝似乎是扭伤了,但并不严重。至于双手,初瑾看了看,除了有些擦伤外,倒也还好。腰和脖子有些疼,不过应该是睡的,而不是摔的——总的来讲,身体上都是些小伤。没有他预想的严重,他原本以为这么滚下山,就算不被泥土石头掩埋,也得弄个骨折。
  撑着身下的软草,初瑾慢慢坐起身。
  这里明显不是他熟悉的修真界,也不是他待过的现代都市。至于是哪儿,他完全想不出来。
  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他现在丹田内空空如野,半点灵气也感受不到,更别提什么灵根和基台了……
  初瑾并不清楚为什么他滚下山后,之前的修为全没了,他似乎又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但眼下,他也无法得到什么答案。只能先弄清自己到底在哪儿,再想办法解决其他的问题了。
  摸了摸身上,他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基本没法穿了。身上的储物袋也不见了,不过就算有,以他现在的能力也打不开。只有他颈间带的那块玉坠还是完整的,散发着莹润的碧色光泽。这枚葫芦玉坠他从小就戴在身上,父亲说是在他百日那天,家中老祖的一位即将飞升的大乘期好友送的。为了给他保平安,就直接给他戴上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初瑾并没觉得这个玉有什么特别的功效,但因为戴惯了,也就一直没有摘过。没想到这次他滚下山,这玉倒是完好无损。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这玉好像比之前更透了。
  正摸着玉坠,就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男人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手上还端了一个石碗。
  这个年青的男人个子很高,露在外在的胳膊和大长腿可以看出身材很精实,没有一点赘肉。男人的脸有点脏,头发凌乱,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英俊。英挺有型的眉毛,一双杏眼犀利有神,睫毛很长,趁得眼睛毛茸茸的。挺拔的鼻子加深了脸部整体的深邃和立体感。嘴唇厚薄适中,只是有些干而已。
  见初瑾坐起来了,男人愣了一下,说到:“醒了?”
  这个冷清的声音让初瑾立刻分辨出这就是之前跟公鸭嗓说话的那个男人,心里也跟着平静了许多。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