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春秋小吏 下

作者:长生千叶 时间:2021-02-26 10:42 标签:甜文 美食 穿越时空 历史衍生
接上一篇《春秋小吏 中》

  姬林冷静下来,说:“太傅,寡人无事,当真没什么大碍,已然不疼了。”
  祁律反复检查了天子的手背,也慢慢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一看,众人都用一种“钦佩”的眼神盯着自己,祁律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方才被愤怒冲昏了头,对着天子的手背又看又吹的,好像有点失态,连忙咳嗽了一声,端出一副太傅的架子。
  祁律说:“由余,你冲撞天子,倘或再有下次,谁也救不得你。”
  由余眯着眼睛,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己闹腾,他稍微沉吟了一下,突然开口说:“由余有些饿了,不知有甚么吃食可以给我食?”
  由余的话没头没尾的,众人一听却露出震惊的表情。前两日由余还宁死不吃东西,无论祁律端着香喷喷的大盘鸡来,还是超下饭的蜜汁叉烧肉来,由余看也不看一眼,而近日,赌约的第三天,由余竟然开口主动要吃饭。
  祁律眯着眼睛去看由余,最后没好气的说:“等着。”
  说罢,便与天子一道离开了圄犴。姬林还以为祁律离开之后,立刻就会去膳房给由余理膳,毕竟由余主动开口了,这说明由余的态度已经软化,最后一个节骨眼,只要拿捏的恰到好处,说不定可以直接拿下由余,解救齐国使团。
  果然,出了圄犴之后,祁律便匆匆离开了,朝着膳房的方向,姬林看着祁太傅匆忙离开的背影,稍微有一点子的小失落,心想着难道刚才祁太傅那么担心自己,真的只是为了“以进为退”的劝谏自己?
  姬林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这么小家子气,无论如何,祁太傅收揽由余也是为了自己,姬林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大度,更加成熟稳重一些。
  姬林回到了屋舍坐下来,刚刚想要继续批看文书,便听到“嘭”一声,有人从外面闯了进来,都没敲门,定眼一看竟然是祁律。
  天子有些吃惊,奇怪的看着祁律,说:“太傅你这是……?”
  祁律手里捧着一个木承槃,从外面匆匆进来,承槃上都是东西,大瓶子小罐子,手臂下面还夹着不少东西,连夹带抱的跑了进来,根本没有多余的手敲门,赶紧踢门进来的。
  而祁律承槃中的东西,不是日常的美味儿,竟然是大大小小的药罐子!
  祁律将承槃一股脑放在案几上,上面的药罐子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看的天子直发懵,不知这是什么情况,坐在案几上奇怪的看着祁律。
  祁律立刻说:“天子,快来上药。”
  “上药?”姬林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恍然大悟,原方才祁律急匆匆离开,根本不是去膳房,虽然的确是膳房的方向,但去的是药庐,没一会子抱来这么多药罐子。
  祁律也不懂得医术,直接席卷了药庐,能拿的全都拿来了,姬林坐过去,看了看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药罐子,心情瞬间大好,原太傅果然最爱见寡人。
  姬林笑眯眯的浏览着那些药罐子,突然挑唇一笑,食指中指一夹,从中间提出一个小瓶子,笑着说:“太傅,你怎么把这种药都拿来了?”
  祁律不懂医术,只要是成药,全都拿来了。药瓶子上虽然刻着药名,但很多都是生僻字,曲里拐弯的,祁律也看不懂。
  祁律迷茫的说:“这是甚么药?”
  天子笑起来,说:“寡人可不吃这药,倘或寡人吃了,太傅更该哭鼻子了。”
  祁律一愣,起初没听懂,但听着天子那“得意”的言辞,看着天子那“阴测测”的笑容,突然醒悟过来,想必不是甚么正经的药!
  就听天子又说:“太傅倒是可以适当食一些,强身健体,壮阳补气,免得每次都体力不支。”
  祁太傅感觉自己被羞辱了,羞辱他的对象还是当朝天子,如果想要报复回去,只能以下犯上!
  祁律暗搓搓的咬牙切齿,终有一天,自己绝对可以达成以下犯上的宏伟目标。
  他心里虽然暗搓搓的,却说:“快过来,给你上药。”
  祁律小心翼翼的给姬林的手背上了药,因为是烫伤,所以不能包扎,要通风才好,幸而现在是冬天,烫伤好的比较快。
  姬林伸着手,一脸享受的模样,托着自己腮帮子,支着头盯着祁律,低声笑着说:“太傅好温柔。”
  祁律还在心里描绘自己以下犯上的伟大蓝图,登时不可抑制的脑补了自己以下犯上之时,俊美的天子一副小奶狗的模样对自己说“太傅好温柔”,祁律脑袋一麻,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梦想。
  祁律咳嗽了一声,把自己飞走的神识拽回来,说:“天子没事去圄犴做什么?”
  姬林还托着自己的面颊,支着头看着祁律,听到祁律这么说,眼神突然有些落寞,如果他头顶上有耳朵,一定会耷拉下来,好像一只做错事的大狗子。
  俊美的天子垂下眼皮,目光从下往上瞭着祁律,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说:“寡人只是想帮太傅。太傅,寡人是不是太没用了,只知道食美味。”
  祁律心中登时大为感动,赶紧安抚天子,说:“天子,如今您才即位不到一年,已经有如此大的作为,怎么能算是没用呢?有很多事情,是身为天子不需要去做的,也有很多事情,是只有天子可以做的,天子不必为了这些烦恼。”
  祁律一本正经的话锋突然一变,笑着说:“再者说了,天子怎么只知道吃?天子还能美貌如花!”
  天子:“……”
  祁律给姬林上了药,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去膳房,由余已经松口了,这最后一道鲜虾云吞面还是要做的。
  祁律钻进膳房里,面他早就准备好了,云吞也不是很难,食材都是新鲜的,包好云吞一煮,便可以出锅了,这最重点的就在于汤头。
  昨日祁律已经想好了要做鲜虾云吞面,所以早就准备好了汤头,这汤头讲究清澈,不能浑浊,圆滚滚的云吞和脆爽的细面沉浮在清澈的汤头中,再点缀一些碧绿的葱碎,不只是好吃,而且相当美观,看起来便有食欲。
  鲜虾云吞面出锅,祁律并没有立刻端着去找由余,而是将云吞面盛在青铜小豆中,先端着去给天子。
  天子闻到云吞面的香味儿有些受宠若惊,他还以为祁律去了圄犴,那知道祁律竟然先到自己这里来了。
  热腾腾的鲜虾云吞面,还配了一杯正宗的奶茶,在冬日的清晨里蒸腾起暖洋洋的雾气,吃上这么一碗,简直就是享受。
  凡国的馆驿条件有限,虽姬林住的已经是最好的屋舍,但还是不怎么暖和,姬林正感觉有些冷,立刻捧起小豆,大快朵颐起来。汤头又暖又鲜,入口一点子也不腻人,喝一口立刻催发味蕾,云吞里是整个的鲜虾,又弹又脆,新鲜无比,肉馅也筋道有嚼劲儿,那面条更是奇了,和平日里吃的面条都不一样,和荞麦冷面的味道也不一样,竟有一种脆生生的感觉,吃起来别有滋味儿,泡在汤头里,一点子也不会软烂。
  又是面,又是云吞,天子还抱着碗把汤头都喝干净了,吃完之后,端起旁边的奶茶又饮了一口,嘴边还挂着“猫胡子”。虽天子好大一只,坐着也显得十分高大,但果然俊美的人卖起萌来,一点子也没有违和感。
  祁律无奈的给姬林擦了擦嘴巴,擦掉卖萌的猫胡子,天子便凑过来一些,老老实实的让祁律给他擦嘴。
  祁律见他吃的欢心,便说:“天子用完了,那律去圄犴了。”
  祁律还要把另外一碗鲜虾云吞面给由余送过去,就算面条很劲道爽脆,但如果拖得太久,也会被泡烂的。
  姬林则说:“太傅,寡人同你一起去罢。”
  二人便一同来到圄犴,由余已经等很久了,闻到一股子特别的香味,立刻抬起头来。
  祁律将大豆放下来,放在由余面前,说:“由余将军,请用罢。”
  由余脖子上戴着枷锁,凡太子立刻让牢卒将枷锁取下来,由余一句话都没说,席地而坐,坐在肮脏的圄犴地上,捧起大豆来,立刻开始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或许是饿得很了,由余的吃相十分狂野。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